原标题:《虐猫事件频发的背后:40元能买100G虐猫视频 施暴者认为“猫是恶魔”》

  猛犸新闻·东方今报记者 陈思/文图 视频 孙凯杰/剪辑

  隔着护理箱的玻璃望去,四个月大的九福的模样不太好看——干瘦的四条腿都绑着纱布,撕裂的唇边沾着血污,偶尔痛苦地发出低吼,裂开的嘴里,也看不到一颗牙齿。

  九福是只四个月大的公猫,被救起的那天还没有名字。

  8月15日,重伤的它瘫躺在郑州市列里路鑫苑鑫城小区旁的一处花坛里。路过的好心居民想要靠近查看,它圆睁着双目想要逃离,但行动受限的它,只能无力地扭曲着身体。这是郑州一只被虐并最终死去的猫咪。我们把猫称为伴侣动物,而实际上,在法律的定义里,它们只有财产属性。这使得虐猫行为一旦出现时,很多情况下,我们只能一边义愤填膺,一边无能为力。

  被人折断四条腿、拔掉满嘴牙的“九福”没有九条命

  郑州市君旺宠物医院的翟医生,望着眼前面目全非的九福,微微锁起了眉头,简单检查过之后,就得出了判断:九福是被人虐待了。因为它的四条腿均是对称性骨折,两只前腿更是粉碎性骨折,满口牙也被拔掉了。“这绝对不是车祸,或者动物撕咬造成的,只能是人。”

  九福,是河南省动物守护联盟发起人康瑞给它起得名字,因为“猫有九条命,被打断的四条腿用去四条命,被拔掉的满口牙用去一条命,九福还有四条命可以活。”

  8月20日清晨,阳光照射在九福小小的躯体之上。经历过长达6个小时的前肢手术之后,它明显恢复了一些活力。而此时,九福身旁一脸疲惫的康瑞,也已经陪伴了它十一个小时。

  照顾九福的志愿者发现,即便受过伤害,九福对于人依然是亲近的。她把食指伸进护理箱内,九福会尝试抬起脑袋去蹭她的手指。她给九福说话,九福会在她停顿的间隙轻喵一声。她把泡软的猫粮递到九福嘴边,它用唇瓣夹了三次,终于把食物送进了嘴里。

  一名猫狗沟通师曾去看过九福,并根据九福的应激反映,推测出了九福的经历:九福应该是在没有完全断奶的情况下,被强行带回家,后被抛弃,流浪期间被大猫和狗欺负过,又被抓走,亲眼看到同类死亡并被男性虐待。所以九福才会对狗与男性的接近,表现出天然的恐惧。

  志愿者们看到九福有着强烈的求生欲,他们给它起了个江湖称谓叫“猫坚强”,志愿者们想,陪它走过这一段艰难的时光之后,就想办法给它找个好人家领养。

  然而,8月26日凌晨,九福还是一次性的用完了剩下的四条命,在发出一声细若游丝的叫声之后,悄无声息走了。

  九福是最近两个月,康瑞他们在列里路鑫苑鑫城附近,发现的被虐的第二只猫。

  第一只虐后被扔的小橘猫同样在郑州列里路被发现,猫旁边,与发现九福时一样,都有一截抽完的烟头。

  [调查]

  追凶虐猫者困难重重

  在康瑞看来,这是虐猫人故意留下的线索,目的是向动物救助志愿者耀武扬威。

  徐州民间动物保护人士孟文也在数年救助过程中发现,志愿者们尽心竭力的救助猫咪,有时反而成了虐猫者们心里的一针兴奋剂。

  “我们现在怀疑那些虐猫者是故意将那些被虐得半死的猫咪扔在路边的,然后让志愿者们去救。他会像欣赏作品一样,暗中观察这一切。有次我们把一个受伤的猫咪送到医院去救,有个陌生人还很热心的加入进来,给我们买水。结果后来有人发现,正是他数次领养猫咪之后,猫咪都莫名不见了,调查之后发现,他竟然就是那个虐猫者,这让我们当时直冒冷汗。”

  (动守联发起人康瑞)

  康瑞表示,现在她会专门交代志愿者们不要把救助现场的视频发到爱心群里,因为极有可能虐猫者也潜伏在群里。我们表现得越关注,他们就会越兴奋。”

  虐猫行为一般非常隐蔽,都是在室内完成,所以遏制虐猫现象,最直接的办法就是找到虐猫人。但是这种最直接的办法,也是最难实现的。

  救下九福的那天,鑫苑鑫城附近的一名居民,回忆起早上他曾经看到一个男人蹲在现场附近的一个垃圾箱旁边。他戴着眼镜与黑手套,拿着装猫粮的器皿与火腿肠,旁边有小猫一直叫。

  “以往虐猫视频一经出现就会被全网谴责,所以现在的虐猫行为更隐蔽了,也更‘专业了’。”7月份,在列里路,另一个两个多月的小橘猫,被人摔死了。“那里有摄像头,能拍到大部分区域,能拍到小猫被摔、挣扎的过程,可是那个虐猫者所站的位置,正好是摄像头唯一的盲区。只能看到一个肢体动作夸张的影子。从这点可以看出,他是非常专业的,并且隐藏意识特别好。”康瑞告诉记者,九福被扔下的地方,其实也有一颗摄像头,并且这个摄像头极有可能拍到了虐猫者的不少特征。

  “可惜的是我们的志愿者不是这个小区的居民,没办法报案。”康瑞解释到,因为中国没有动保法,所以在发现虐猫事件的时候,志愿者们也是无能为力。“我们不能闯进别人家,也无权调取监控。”

  康瑞告诉记者,面对这种情况,警察曾经教给过他们一个“撒谎”的好办法,那就是报案的时候一定要声称被虐的猫咪是报案人自己的,“因为只有这样,警察才能以虐猫人侵犯了你的私人财产为由,调查取证此事。警察对虐猫人也是很害怕的,他们也想掌握这类人的信息,因为这类人往往有着或大或小的精神类疾病,而且据我们了解,很多连环杀人犯,都有过虐杀小动物的行为。”

  但是让康瑞他们烦心的是,即便是警察教的方法,有时候也不奏效。“比如九福那件事,我们的志愿者住得离那个小区很远,如果报案说九福是自己的家猫,显然是不合理的。而发现九福的居民,也不愿意说九福是自己养的,因为他不想说谎,也不想惹麻烦。我们足足做了好几个小时的思想工作,对方怎么都不同意,最后只好作罢。”

  火烧、剥皮、挖眼、铁钳断腿……40元可买虐猫视频100G

  “毛石头”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虐猫视频时的经历。视频中,一只黑色的猫咪,先是被关到笼子里被淋浴头冲,接着被烘干后,又遭到了电击与炮烙铁烫,最后奄奄一息。“毛石头”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喉咙发紧、四肢发僵,随着视频中的虐猫画面越来越残忍,自己的窒息感也越来越重。

  (毛石头)

  这段在他QQ群里突然出现的虐猫视频,没有让他成为一名虐猫者,也没有让他成为一名反虐志愿者,却让他找到了一条“赚钱渠道。”

  他注意到,虐猫者们大都有强烈的表演欲,他们不仅会在虐猫的视频文件夹里注明视频的“作者”,还会在视频画面中的各个角落,有意无意的展示自己的账号id。一方面是为了‘版权’,一方面是为了拓宽贩卖渠道。他就是通过那条视频,联系上了一位“圈内大佬”。

  “毛石头”要求这位“圈内大佬”隐藏掉自己的社交账号信息,由自己运营销售渠道。“他们靠抓猫、领养猫、购买猫获得猫咪,在自己家里录制虐猫视频,然后交给下线们去贩卖、或自己直接贩卖。”

  有需求,就有利益,“毛石头”注意到,虐猫视频买卖有着一条完整产业链。产业链上有专门录制虐杀视频的虐猫者、有整理视频资源打包出售的专业贩卖者、有专门在各种渠道拓展客户的中介、还有各种卖家。“很难说他们是经过专门分工的,但是有意无意的,产业链已成型。”

  “毛石头”告诉记者,随着虐猫视频被全网声讨,特别是拍虐猫视频的大学生范源庆等人被曝光以后,各大平台均对虐猫视频买卖进行了整顿,他也是在这段时间决定离开这一行。

  不过虽然不能在大众面前露脸,他们还是有一套自己的联络“同好”的方法。按照他提供的方法,记者联系上了一名虐猫视频卖家李木(化名)。

  “你是记者嘛?”“不会是钓鱼的叭?”刚加上李木,他就十分警惕的询问。在打消顾虑后,李木表示,我微云有80G网盘有20多个G,“我正常卖40,你愿意给多少给多少。”在交易的时候,李木交代道:“用红包吧,这样保护隐私,我们两个都安全一点。”

  这一共100多G的虐猫视频,用40元成交了。

  视频中,虐猫者采用的方式有电击、扼喉、剥皮、火烧、吊抽、拆指甲、开水烫、锤子砸脚、钳子断腿,手法之残忍与多样,远超常人想象。而他们施虐的对象,也从普通的胖橘到5000元的英短蓝白,各不相同。

  据知情人士介绍,虐猫者们拍摄虐猫视频,不仅是为了贩卖,也是为了炫耀与攀比。“谁虐的猫更多、谁的工具更全、谁的手法更专业、谁的虐杀的猫更贵,谁在圈内的名声也就更高。

  记者经人介绍,加上了另一名虐猫视频贩卖者“爱猫人”。根据“爱猫人”的介绍,找他购买虐猫视频,要说清楚具体要什么类型的,且消息中不可以屏蔽关键字,不说清楚的不回。在与他的聊天中,当他得知记者有“圈内大神舒特”的全集视频的时候,兴奋得要求记者直接开价,被记者回绝后,他又直接问,50块买不买?

  “爱猫人”社交平台的相关资料现实,他很有可能还在上学,并且情绪颇不稳定,还曾表示他有“看见美女妄想症,家长啰嗦杀人症,作业不会睡觉症”,“每天在想杀人与不想杀人之间徘徊不定”。

  一方面是触目惊心的虐猫视频,一方面却是反虐人士对杜绝虐猫视频传播,有同样的无力感。

  “现下不能回避的一个事实,是虐猫现在是不犯法的,但是‘人肉’虐猫人、实施网暴甚至是线下暴力,却是毫无疑问犯法的。沈阳曾经就有一个女孩,看到网上传播的虐猫视频后非常气愤,和朋友一起找出了虐猫人并将其打一顿。后来女孩因故意伤害罪,被判了有期徒刑7个月。所以目前我们只能对虐猫人做道德谴责。”爱猫人士宋明欣告诉记者,即便是谴责,也有需要注意的地方,“有时候我们因为气愤去转发虐猫视频、曝光虐猫人信息,反而会帮助买卖双方建立联系,互联网背后,你都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默默找这些买卖渠道,我们反虐猫,不能反成了给他们打广告。”

  宋明欣告诉记者,她曾卧底过虐猫群很长一段时间,“虐猫人对自己的行为,是毫无罪恶感的,他们认为,猫是恶魔,猫会吃小鸟,杀猫是正义的。他们有的人还认为,猫养不熟,对猫再好猫也不亲人,自己很生气,就去虐猫。其实猫作为一种伴侣动物,并非不亲人,它只是一种外冷内热,情感很细腻的动物。与人类的情感链接也非常紧密。小猫扑食是它的本能,你会因为人吃牛羊去虐杀人吗?法律维护的是道德的底线,不虐猫,是文明与道德的要求。并且很多国家是有动保法的。”

  有人之恶也有爱之祸 爱猫竟也会助虐?

  宋明欣提到的猫咪情感细腻这一点,在康瑞看来,恰恰也是猫咪的弱点之一。她认为,猫咪原本是一种很警觉的动物,不会主动攻击人,也不会主动接近人。但正是因为人不正确地喂养喂养猫、抚摸猫咪、爱心泛滥,让流浪猫丧失了对人的防备,才使得虐猫人有了可乘之机。

  “我们培训我们的志愿者,在喂养流浪猫的时候,要喂猫不见猫,只需要把猫粮放在固定的地点后就要离开。但是现在有很多爱心人士喂猫成瘾,满大街到处喂。其实猫咪作为一种动物,有自己的生老病死平衡循环,一个物种有其淘汰制,有它适应自然的一个成长过程。但是现在这些爱心人士,不仅天天喂肉喂粮让流浪猫丧失了捕食能力,还让他们丧失了警觉性,虐猫人去抓这类流浪猫,一抓一个准。”康瑞说,她虽然也是动物救助爱心人士中的一份子,但她明显感到了,民间动物救助其实也是乱象横生。

  8月29日,梁倩倩一打开自己家的房门,伴随着门轴转动的声响,与猫咪的阵阵嘶鸣,一股难以名状的骚臭味就扑鼻而来。如果不是提前得知,很难想象梁倩倩,会是郑州一位“资深”的流浪猫救助爱心人士。

  早在数年之前她就开始喂猫、救猫,并把猫带到家里去养。她用来养猫的卧室很狭小,一排排猫笼高高的摞起。虽然是大白天,但是房间内光线很弱,看到有人进来,几十只猫咪在一个个猫笼里来回叫着打转。“这都是我救回来的流浪猫。”言语间,梁倩倩有些自豪。

  “你把这么多猫圈养起来,也不让人领养,真的是爱猫吗?”梁倩倩所在的动物救助群的一些成员曾经对她的做法做出过一些严厉的抨击。她记得,那次争吵很激烈,双方在群里互相发了近四个小时的语音,最后两人谁都没说服谁,两人都退了群,并再也没有过交集。

  宋明欣在救助猫咪的过程中,见过太多类似梁倩倩这种人。他们有爱猫的心,却没有给它们舒适生活空间的能力。“他们爱猫,却在无形中,让猫咪从一个地狱跳进了另一个火坑。”

  “爱猫是天性,养猫却不能靠冲动。”康瑞告诉记者,她曾经观察过近来救助的小猫咪们,发现现在品种猫已经占到了近三分之一。“可以想象现在弃养的现象有多么严重。动守联在全省一共有70多个救助基地,几乎现在全都是饱和状态。其中一个基地2015年还只有30只猫,现在已经好几百只了。”

  这些被弃养的猫,没有生存能力,又过分的亲近人,几乎最终的命运,都是一出惨剧。

  心理咨询师:虐猫者可能会形成反社会人格

  律师:相关法律存在缺失可考虑先纳入治安管理处罚

  北京心理咨询师王泽领告诉记者,对于虐猫行为是对生命的漠视和残忍,研究表明,虐待动物的人也极有可能会虐待比他弱小、没有反抗能力的对象,比如小孩,配偶,老人、陌生人。施虐者往往有长期得不到满足内心需求,承受着巨大的心理压力,欺负弱小会让他本来弱小的自己感到自己的很强大,从而保护自己的内心,这是一种心理防御。他表示,当这些人心理问题严重到一定程度,他们会变得更加残忍和麻木不仁,甚至形成反社会人格,危害社会。“他们需要管制吗?当然需要,这种施虐的行为必须停止下来。同时,他们也特别需要关爱和心理的治疗。”

  (心理咨询师王泽领)

  设立反虐待动物法已经成为社会共识,通过立法系统遏制虐待动物行为极其迫切。近年来,社会舆论关于出台反虐待动物法的呼声越来越高,但始终未有实际进展。

  据悉,全国两会期间,也有多位全国人大代表、委员建议出台反虐待动物法,有人认为,带有网络炫耀性质的虐待动物行为不仅没有减少,反而不断升级,这个显然跟法律的缺失有关。这不仅关乎动物保护,更是社会公共安全问题。面对以动物为施虐对象的暴行,法律不应该再沉默了。

  河南予瑞律师事务所律师孙鹏华认为,目前我国(中国大陆)只有几部行政规章当中,有明确禁止虐待动物行为,但都十分零星、分散的规定,而且缺少法律责任的界定,仍然处于倡导状态 。

  据悉,以《野生动物保护法》为例,第二十六条规定人工繁育中不得虐待野生动物 ,但没有说明违反规定后的法律责任。目前的法律体系对野生动物、畜禽、实验动物、观赏动物提供了一些保护措施,但是欠缺融入人类生活和工作中的伴侣动物保护法,恰恰遭受暴力虐待最多的是人们身边唾手可得的犬猫类伴侣动物。

  “我们国家的《网络安全法》中规定,任何个人和组织使用网络应当遵守宪法法律,遵守公共秩序,尊重社会公德,不得危害传播暴力信息。原文化部《网络表演经营活动管理办法》中也规定,网络表演不得含有以虐待动物等方式进行表演。像这种虐待动物的视频,基本上都是在宣扬暴力,所以根据《网络安全法》的规定,它是不允许传播的。然后任何人发现(虐猫虐狗)这些视频,都可以向网信、公安等部门举报。”

  孙鹏华说:“反对伴侣动物的虐待,已成国际社会共识,其他国家往往也是这么做的。”比如美国的动物福利法案,虐待宠物将受到经济处罚甚至被判处刑罚,最高可以罚款5万美元或14年监禁。对此,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刘昌松律师也认为,对于在网上传播虐待动物视频的行为,如果立法层面迟迟没有进展,现阶段,也可以尝试先将次纳入治安管理处罚法中的寻衅滋事惩治范围。该责罚最多可以拘留15天,最高罚款2000元,效果可能会是立竿见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