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暗域风云八》。

她眼波轻轻在石沉面上一转,一:“那小鬼不但多嘴,而且多事

“我得走了,你不会真怀孕了吧。”周朴悄悄靠近章霞小声的问道。

“讨厌,姐姐会听到吃醋的。等没人的时候再说嘛!”章霞一把推开周朴,撒娇一样娇滴滴地扯着嗓子来了一句。

“哎,我错了,我就不该问。”得,又被耍了,周朴无奈嘀咕一句,心里腹诽她什么时候认的姐姐。

“妹妹,你是打算和我们一起走吗?”云儿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眼里却透着锐气。

好嘛,已经姐妹相称了,两个戏精,怎么不去当演员,说不定能获得影后呢,周朴这次学乖了,知道自己段位太低,没敢插嘴,任由他们说去。

“宝宝,咱们就不打扰人家夫妻恩爱了,妈妈会好好照顾你的,连同爸爸那一份。”章霞摸着肚子温柔地说着,眼中透着母爱。

周朴心里忍不住爆了粗口,虽然知道这家伙多半是在演戏,故意耍他,奈何演技太好,他都有些分不清到底真怀孕,还是假怀孕。

“哎,我看妹妹也挺可怜的,要不你也娶了他吧,我做大,她做小,我们一起伺候你,怎么样啊?”云儿望着周朴微笑着大方的建议道,可是这微笑怎么那么渗人呢!

“啊?”不敢搭腔的周朴迟疑着不敢开口。

“问你呢,两女共伺一夫,你喜欢吧!开心地都傻掉了吧!”

“别耍我了,这怎么可以!”

“他那么风骚狐媚,你确定不要?”

“额……”这问题明显是道送命题,千万不能回答是,但当着章霞的面直接否定,又怕伤了她的自尊,周朴一直有种亏欠她的感觉,始终没忍心说出口。

云儿有些失望地转身上了车,带上药店买的口罩,敲敲玻璃,喊了句:“我上班要迟到了,你不是要送我吗?”

周朴答应一声,朝着章霞摆手告辞,上车启动车子缓缓离开,看着倒后镜里章霞久久注视着这边,周朴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和章霞两人的关系有些暧昧不清,他能够察觉出对方的好感,但自己是有妇之夫,不能有进一步的举动,两人只能算有缘无分。

他知道两人再继续暧昧下去只会伤了彼此,该明确的说清楚,哪怕那些冰冷的话,伤到她,可是每当关键时刻,却又开不了口。

车子驶出好远,章霞也消失在路的尽头,车里一片安静,云儿首先打破了沉闷:“舍不得吗?你可以回去找她。”

“没有!”

“哼,怂货,有胆子做就要有胆子承认。”

“我没做什么啊,孩子肯定不是我的。”

“你那么确定?做好安全措施了?那也不是百分百的!”

“不是,根本不是你想的那样。”

“我想的哪样啊?你倒是说说看啊!”

“我们根本就没做什么!”

“什么都没做?她就那么粘着你?骗谁呢?”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亲了她,但我不是故意的。”

“好啊,你可以啊,没看出来啊,停车。”

“我是有苦衷的,其他什么都没做,真的。”

“我叫你停车!”云儿语气已经到了冰点,感觉浑身都在冒着寒气,不容置喙的喊道。

无奈的周朴只得靠边停下。

“下车。”云儿双手抱胸,眼睛看着前方,根本没有去瞧一眼周朴,看来确实是生气了。

跑车随着一声轰鸣,扬长而去,留下周朴一个人站在马路边上。

这里离家七八公里,被丢在半路的周朴打算做公交回去,一上车才发现自己没带钱包,身上连个硬币都没有。只得在司机鄙视地眼神中下了车。

独自个人走在路上,周围一辆辆私家车飞驰而过,突然有种失落的感觉,所谓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在以前,周朴也是经常走路,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难堪,但开过豪车之后再来走路,心里就有些不同寻常的滋味了。

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感觉路过的车子,尤其是那些开豪车的,都会投来鄙视的目光。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他正是因为缺少一枚硬币不得不走路回家。走了十几分钟,看到路边有一家早餐店,远远飘出来一阵肉包子的香味,馄饨、面条、油条、煎饺让周朴肚子开始叫唤了起来。

早饭虽然吃了一些,但以他的食量根本不够饱,一摸空空的口袋,咂咂嘴,只能叹了口气。掏出手机,看了下余额,才几毛钱。

之前赚的钱都用来买笔记本了,卡里就剩这么些了。想起早上亲手把一个亿给还了回去,想想就有些心痛。心情就更加失落了。

从亿万富翁都不感興趣。

述律平猜不透阿保機究竟是怎么啦,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述律平想,讓阿保機如此上心的事情,肯定是大事。

阿保機不與述侓平吐真言,述侓平也不便問詢,只好偷偷觀察著阿保機的一舉一動,暗自猜測阿保機的心思。

昨天晚上,阿保機大笑而醒,也驚醒了述律平。

述律平立即猜到,阿保機在夢中又與阿佳相會了,要不然,阿保機不會發出如此舒心爽朗的大笑。

述律平猜想,阿保機一定是又想起了阿佳,舊情復發,才心情抑郁的吧。

后來,阿保機起身下樓,述律平以為阿保機是出去散布了,便沒有在意。

直到馬蹄聲響起,述律平才知道,阿保機已經騎馬離開了牙帳。

第二天,弟兄們發現阿保機不在牙帳,都來向述律平打聽阿保機去了哪里。

述律平已經估計到,阿保機一定是去了小黃室韋。

這一去,恐怕幾天才能回來。

述律平的心里比任何人都焦躁,但她不敢對弟兄們說真話,故作鎮靜,只說阿保機去辦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很快便會回來的,勸大家不必擔心。

曷魯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

這些年來,阿保機無論去辦大事小事,只要是離開牙帳或營地,都會與他打招呼的,這次怎么反常了呢?

曷魯背過眾人,悄悄去問述律平,阿保機究竟去了哪里。

述律平在曷魯面前,終于現了原形,哇的一聲嚎啕起來。

哭了一陣,述律平覺得心中的郁悶排泄的差不多了,才將阿保機近日的反常,以及昨夜突然出走的事,向曷魯和盤托出。

曷魯也已經注意到阿保機的不正常。

從大軍回師以后,阿保機一直悶悶不樂。

曷魯覺得,阿保機不會像述律平推測的那樣,由于想念阿佳,才抑郁至此。

事情已經過去好多年了,阿保機即使想起了阿佳,思念思念也就罷了,不會將自己折騰的如此不堪。

阿保機一定還有別的心事,連述律平和自己都無法言說的心事。

看到述律平痛苦不堪的樣子,曷魯安慰道:“別擔心,不會有事的,我這就去找他。”

此時,如果派人四處去找,很可能會弄得滿城風雨,只能自己去找了。

一邊往馬廄走,曷魯一邊想,阿保機究竟為了何事而不開心呢?什么事能讓他如此上心?

曷魯仔細回想大軍回師以后的一些事情,突然想到,有一天,轄底說有重要事情要與阿保機單獨交談,眾人只好避開。

阿保機是在與轄底的那次交談以后,才變成這樣的。

他們究竟談了何事,阿保機沒說,曷魯也沒問。

難道是轄底對阿保機說了什么讓阿保機特別痛心的事情,才使阿保機一時難以解脫的嗎?

曷魯越琢磨,越覺得有這種可能。

曷魯決定先找轄底談談,看他們究竟談了何事,然后再去找阿保機也不晚。

轄底是長輩,又是契丹的于越,曷魯不能像對待普通人那樣,開門見山直接追問。

曷魯斟酌再三,決定以征求轄底對當前局勢看法的名義,去找轄底聊天。

曷魯知道,轄底最愛打聽時政。

轄底當然沒有想到,曷魯會主動來和他聊天。

曷魯雖然無職,卻是契丹真正的二號人物,轄底不但不敢小瞧,甚至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

曷魯歷來對轄底尊重有加。

轄底小心翼翼地問這問那,曷魯盡自己所知如實相告,兩人談得極為融洽。

談到國內形勢時,轄底壓低了聲音,神秘兮兮地說:“前些時,我到各部落繞了一圈,局勢不容樂觀呀。”

曷魯一怔,問道:“有什么事情嗎?”

轄底面現嚴肅,道:“那些老夷離堇都是我的老朋友,能對我說實話,他們對目前部落間的矛盾非常有看法。可汗選舉在即,而選舉權偏偏握在他們這些人手里呀。”

部落間的矛盾,曷魯當然清楚,這些事務歸他的南院管理,現在正有剌葛和康默記出面調解,效果還不錯。

但是,那些夷離堇們要是借題發揮,非要抓住這些事情不放,也是很麻煩的事情。

咋聽之下,曷魯又是一驚,立即覺得,此事非同尋常,急忙問:“叔叔為啥不早些言說,我們好作應對呀。”

轄底無奈地嘆息一聲,說:“阿保機剛剛回到牙帳,我就專門找他交談,將各部落的情況告訴他了,讓他多加注意。可他一點反應都沒有。我都替他發急呀。”

轩辕叁光咯咯笑道:这句话某家望着闪烁不定的烛光,怔然出神

大家肯定聽說過,停一輛車,放上水,在大學門口試有沒有女孩上車。

這個我還真有朋友試過,還真有女孩上車。后面演變成了,看車的價值和放的水的價值,最后還到了看開車人顏值,然后決定上不上車。

具體做什么,你懂得,我就不說了,如果你想試,可以試試。

有人一直評論華夏的經濟建設做的好的同時,精神文明建設拖了后腿。

后果就導致很多人雖然確實富起來,卻產生了很多的社會問題。

什么保養小三了、養小蜜,甚至最后有些人手都伸到學校里,什么包二爺之類的事情經常發生。

貧富差距迅速擴大,人們的攀比心理就越發旺盛。男人女人的金錢欲急劇擴張!

很多人鋌而走險,男人女人爭相“下海”,誤入歧途。

林欣也成為了其中一個,不知道她的動機,是自愿還是被人脅迫。

老幺告訴我,林欣昨晚去了申城一個夜總會里。

這讓我好奇起來,一個學生,跑哪里去干什么,我還是很單純的認為她是去打工的。

畢竟申城這種經濟發達城市 ,消費肯定是比一般地方要高很多的。

今天是周六,我在女生宿舍門口等著林欣,當然我會做好防護措施,有了上次簽售經驗,我偽裝起來還是可以滴。

大概晚上七點,天已經差不多黑了,一個戴帽子的人出來了,我確認了她就是林欣 。

很快到學校門口 ,她打了一個出租車。

我記下車牌,也攔了一輛出租車,讓司機跟上前面那輛車。

司機問我干什么,我說是女朋友出去玩,要保護她,司機看了我一眼,嘆了一口氣。

半路還跟丟了,司機問我怎么辦。也沒事,老幺告訴了我地址,我看去的方向確實去那邊 ,就告訴了司機。

很快我就到了,剛好看到林欣下車,然后走進了一個名叫申城后花園的會所。我去,這名字可夠直白的!

我付完車費,準備進去,被門口人攔住了。

“先生幾位?”

“我找朋友!”

“您朋友在哪個包房?”

“額,那個,沒告訴我。我得進去找找!”

“不好意思,您可以給您朋友打個電話 ,讓他出來接您。”

“那好的。”

我只好裝模作樣的拿出手機,做出打電話的樣子。

門口那個人開始還警惕的看著我,當我拿出手機的時候 ,眼神算是緩和了,我覺得他的眼神有期待的意思!

“哎呀,打不通,你們里面是不是信號不好。”

“有可能,要不您進去找找?”

“可以嗎?”

“當然可以,您這邊請。”

這都可以?我驚訝了。我打扮成這樣都隱藏不了我有錢人的氣質嗎?

“虎哥,為什么放那個人進去?他明顯不是客人呀!”

“那個人拿出了手機,這手機還是比較貴的,你 覺得一般人能拿手機嗎?這就是咱們潛在的客戶,懂不?”

“還是虎哥高明,小弟學到了。”

“嗯,以后你跟哥學的還多著呢。”

我要是知道他這個想法,一定給他一個優秀員工獎!

來到大堂,我都有點心虛,這里裝修的確實很漂亮,果然是有名的銷金窟!

“先生,您幾位?”一個打扮妖艷的女人走過來。

“啊,我來找朋友。”

“不知道您朋友是哪位,我們這里是會員制,只要說出您朋友的名字,我就能帶您過去。”

她微笑的看著我 ,我擦,這還會員制,這時候就有會員制了?這怎么辦?

“他...他叫...”我哪有什么朋友呀,不行,得出去。

“算了,我不找他了,我還是在外面等他吧,他在談事,這會去會打擾他。”我找了個自己覺得過得去的理由。

“哦?是嗎?”

“是的,那你忙,我先走了。”我轉身就走,要趕緊離開這個地方,這里可是肯定有黑澀會的。

“站住!”

我沒聽她的,趕緊跑起來,我都拉住門了,只要一打開我就能出去。

“虎子,攔住門口那個人。”

我在門口聽到了對講機的聲音,我擦,這還有對講機!

門被打開了,剛才讓我進來的那個人攔住了我。

“先生,這是要去哪里?”雖然話語很禮貌,但是表情很可怕。

“我...我朋友今天沒來。”

“是嗎?那您稍等會,等我們核實情況,您就可以走了。”我去,什么時候黑澀會還這么禮貌了 。

然后我就被他和另外一個人帶到了大堂,那個女人面前。

“先生,您走的挺快哦,跟我來!”

“大姐 ,我就是來找個人 ,你就放我走吧。”

“這里也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旁邊馬上過來兩個男的,一左一右看著我。好吧,那就去吧!

我跟著他們來到了一個房間門口,她打開了房間門走了進去。

一會她出來了,讓那兩個人帶我 進去,她就走了。

我低著頭走進去,沒敢亂看,我不看你們,不記住你們的長相總可以 吧。

“大哥,我只是來找人的,沒干什么壞事,我也不知道你們長什么樣,就放了我吧。”

“放了你?你老實說

封峂也终于露出放心的笑容,加快了皮鞭!

同样的、七夜也一样,他身前的女子全程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大概也是被突如其来地兽潮给吓到了吧!

他转身看了一眼,几乎和他并排着的杨啸天,心想道:怎么你这马越跑越慢呢!于是对着杨啸天喊道:“你这马没力了吗!快点啊!”

说完、“驾”的一声,赶着马先行了一步,毕竟大门为了缩短关门的时间,所以开的口子并不大,也就是能容一匹马前行而已,所以他就想着自己先进,杨啸天紧跟其后,到......

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或者取消屏蔽JavaScript的正常运行,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

第一时间更新最新章节《暗域风云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其他类型相关阅读More+

北斗天枢

蔓妙游蓠

北斗天枢

灼灼其华

北斗天枢

火影宇智波

北斗天枢

霉天礼

北斗天枢

龙久爷

北斗天枢

不是闻人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