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韩娱之我为搞笑狂> 第 2174 章 泰妍犯错小凤买单 (上)

韩娱之我为搞笑狂 第 2174 章 泰妍犯错小凤买单 (上)

  在泰妍又一次耻辱下播的同时,小凤正在茶室跟成均馆校方派来的代表协商,小凤没指望成均馆那边能派出什么重量级人物来跟他这个小艺人对接,但是只派个行政秘书过来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来的人分量不够,就造成了协商的效果很不好,小凤这边提出的要求,对方根本就无法立刻给出回应,只是不断的说会向领导请示,这句话很快就让小凤听烦了,小凤搞不清楚,既然都想换一种方式来解决问题了,那为什么还如此的不重视,甚至让小凤觉得就是走个形势。

  小凤对成均馆校方的内部情况缺乏足够的了解,要不然也就不会有这样的疑问,别看在外部和内部双重的压力下让成均馆校方最终决定改变对待罗凤恩的态度,但是改变到什么程度,这里面还是很有讲究的。

  哪怕是那两个逼迫大校长改注意的两个副校长,也不认为改变态度就相当于要把姿态摆的很低,他们虽然因为立场和私欲站到了大校长的对立面,但是那不代表他们会放弃成均馆的逼格。

  要是只有大校长一个有那么别扭的想法,成均馆也不至于喊出改革口号这么多年仍然没有什么建树,放不下身段,想又当又立,别说成均馆了,就是首尔大也玩不转。

  在他们看来派个行政秘书过来就已经都给小凤面子了,一个艺人要不是现在情况特殊,罗凤恩的作用很大,真心不值得他们瞧上那么一眼。

  对于成均馆校方来说,值得他们重视的是那些专家教授,是那些在学术领域或者在某些重要领域内获得足够成绩的精英,艺人根本就不在这个范畴,艺人对成均馆的作用就是能够宣传学校而已,这还是在用其他方式效果很不理想的情况下启用的备用选项,要知道直到今天成均馆校方仍然有不小的声音坚持要走教学路线,不该跟那些自甘堕落的大学一样,玩这种上不得台面的手段。

  成均馆的逼格是靠底蕴形成的,这样的思想也是存在很久了,别说一个罗凤恩只是一个艺人毕业生了,就算是让罗凤恩成为成均馆的校长,这种情况也不是短时间就能改变的。

  刚开始没多久谈话就进行不下去了,小凤觉得自己没得到成均馆的尊重,再怎么说也不该派个秘书来应付他吧,小凤根本就没看到成均馆有任何解决问题的诚意,既然这样何必继续浪费时间。

  之前说了那么多,一方面是因为小凤要验证一下这位行政秘书是不是成均馆某位大佬的代言人,是不是在行政秘书这个身份下还有其他他不知道的隐藏身份,而且秘书这个职位的上限和下限的差距还是非常大的。

  另一方面也是小凤要给成均馆足够的面子,毕竟成均馆这还是第一次主动接触他,身为毕业生该给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现在面子给足了,小凤也确定了对方没什么隐藏身份,商量再多也商量不出什么结果,与其继续让这位记录然后去向大佬们汇报,还不如到此为止,这样程度的诚意,小凤不觉得足够解决他跟成均馆之间的问题。

  小凤提出到此为止,秘书也没阻拦,要不是上头指派下来,他根本就不想出现在这,而且上面还没给多少交代,弄得就好像随便派个人见一面,就能让罗凤恩纳头便拜似的,要是真的如此双方也不会面对这么尴尬的局面。

  最关键的是这位年纪不大的行政秘书,是站在小凤这边的,虽然身为成均馆毕业生,他认为母校做出贡献是应该的,但是相应的母校也不能一味的索取,该给的利益和好处还是要给的,求名的就给名,求利的就搭桥合作,至于那些不图名不图利的极少数存在,最起码也要尊重一下吧。

  结果到了罗凤恩这里连起码的尊重都没有,还想让人家尽心尽力的帮你办事,到哪也没有这样的道理,就算那些被诟病吐槽的压榨员工的黑心老板,最起码人家还给钱呢,你怎么都不给凭什么这么牛。

  虽然在心里是偏向小凤的,但是他人微言轻,所处的位置也不允许他说出一些带有主观态度的话,只能老老实实的完成赋予他的任务,这种大佬级别的掰手腕,他只能当个看客,就算现在被牵扯其中了,老老实实的当好传声筒才是最正确的选择。

  名利对小凤来说都不是很重要,要是图名图利的话,身为艺人小凤有很多更好的选择,不会落魄到利用母校这种程度。

  小凤要的就是起码的尊重,成均馆为什么这么对他,小凤不想刨根问底,他要的只是应有的尊重,不说被当做荣誉毕业生对待吧,至少也该享受到其他艺人毕业生同样的待遇吧,小凤觉得他的要求真不高。

  但是就算是这样的要求,成均馆都不想满足,那还有什么谈的必要吗?不如继续让成均馆那边想清楚,反正就算是到了现在,把握绝对主动的还是成均馆。

  小凤走了,行政秘书则是拿起那份他做的纪要进行了几次检查,其中措词和语法什么的还是要注意一下的,他可不想因为他的原因,让双方产生什么误会,身为一个成均馆的毕业生,他当然希望母校可以变得更好,他不希望这么明明很好解决的事,却成为了成均馆被人诟病的过错。

  小凤的心情有点糟糕,本来对具惠善的这个马屁,小凤还是很受用的,但是接触后却是这样的结果。

  小凤当然不会迁怒具惠善,只是替具惠善不值,她劳心劳力的做了那么多事,就换来这样的结果,放在谁身上都不会满意。

  小凤不是那种不识好歹的人,但凡是成均馆能多给一些诚意,小凤也会主动退上那么几步,毕竟这样的事不解决迟早是要出问题的,小凤可不想跟成均馆闹得太僵,甚至来个两败俱伤,那种对谁都没好处的事,只是傻子才会去做,在小凤看来损人不利已的做法是绝对要杜绝的。

  本来想回到家里好好整理一下心情,小凤万万没想到他就是出去转了一圈谈了点事,而且还没谈成,泰妍就在家里搞出了一出让小凤有些瞠目结舌的大戏。

  对于泰妍想给她的学历讨个说法,小凤是支持的,哪怕这样的想法在小凤看来是有些不明智的,总不能阻止泰妍想要变得更好吧。

  如果加上泰妍这么做是为了今后可以更好的教育子女这一条,小凤绝对是举双手双脚赞成的,虽然想在思想上让泰妍跟他保持一致真的很难,但是正因为如此小凤才会更加的期待,夫妻不同心就会出现很多矛盾,在很多事上就很难达到最好的效果。

  泰妍的想法是好的,目的虽然不纯但是也是值得称赞的,但是做法却错得离谱,而且还搞错了先后顺序。

  本来好好的谋划一下应该是件大好事,结果被泰妍这么一搞,真的就成了坑,而且还有发展成巨坑的潜力。

  但凡泰妍采取正常点的方式,都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最可气的是身边还有郑秀妍这样可以效仿的成功例子。

  或许copy郑秀妍对泰妍来说都是有难度的,如果那样的话又何必有这样的想法,小凤觉得心好累,他真的想问问泰妍,在做某些事的时候能不能询问一下他的意见,不询问也行,那能不能别一出问题就找他来解决。

  小凤很想好好训斥泰妍一次,让这个惹事精好好的涨涨记性,但是看到泰妍那副可怜巴巴求安慰的样子,想到泰妍此时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别说是训斥的话了,就是一句重话小凤都不能说。

  详细的询问了一下细节,并且提醒泰妍必须要实事求是,小凤彻底醉了,他真的想打开泰妍的脑壳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东西,居然能想出这么奇葩的计划。

  计划本身就已经够坑了,结果在实行的过程中泰妍还把计划的坑度给提高了不少,小凤觉得这也就是金泰妍,换个人先不说能不能想出这么坑的计划,就是实行起来也至于再把坑给挖得更大吧。

  就算常规获取学历的方式对泰妍来说都很有难度,但是那不是有非常规的方式嘛,艺人和运动员选择弥补学历的例子并不少见,如果各个都走正规渠道都用常规方式,估计能顺利拿到学历的要少上很多。

  在韩国想开这样的后门是不容易,但是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要钱到位操作得当,绝对有一线大学愿意收下泰妍,而且还能给出让人信服的理由,至于收下了就必然能顺利的毕业,这里面可以操作的空间不要太大了,只要面子上能过得去就行。

  甚至泰妍能做到认真学习,而且真实成绩还不是很拉垮,那么泰妍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明星毕业生也不是没可能的,毕竟不是每所大学都像成均馆似的,想得到好处却不愿意付出,甚至连点风险都不愿意冒,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做法,才让成均馆这些年在名校的竞争中掉队了,才让守着历史底蕴的成均馆不得不改革,但是现在看起来所谓的改革就是个笑话,口号喊的响是没用的,面对问题和矛盾,成均馆还是这样的态度,小凤真心觉得让泰妍去当校长都不至于这样。

  暂时把跟成均馆的恩怨抛到脑后,小凤开始为如何帮泰妍解决问题而头疼,唯一让小凤觉得欣慰的是,这次泰妍也动了脑子,只不过诸多想法中也就拖延计划有一定的价值,算是想出了勉强兜底的解决方式,这让小凤的头疼环节了不少,泰妍的提升让小凤觉得没那么糟心了。

  最好的解决办法当然是让泰妍拿到学历,但是先不说这需要个过程,而且泰妍闹了这么一出,这个过程绝对会引起不小的关注,这就极大的增加了走后门和作弊的难度。

  如果泰妍搞这么一出,像郑秀妍那样鸟悄的把学习搞到手再说,那难度不知道会降低多少倍,毕竟学历拿到手和没拿到手,看过程和看结果完全是两个概念。

  经过小凤的一番分析,泰妍也明白是她太冲动用错了方式,但是泰妍觉得这不是她的全锅,如果不是小凤的那番子女教育计划太深入人心,如果不是小凤让她去当家长被群里那些家长给影响了,如果不是身边那么多人都是成均馆的把她给刺激了,她才不会那么想不开,到了这把年纪还想着去证明自己,总之就算错也不能全是她的错。

  只不过这次泰妍的狡辩没了用武之地,因为小凤根本就没埋怨她,更没有兴师问罪的意思,换成其他人,小凤或者还会好好说教一下,避免对反犯下同样的错误,但是这个对方是泰妍的时候,小凤只能在心里默念老婆是自己选的,惹出事了他有责任帮忙解决。

  给泰妍擦屁股擦了那么多次,小凤都擦习惯了,擦的间隔时间长了小凤还会不习惯,而且会担心泰妍会不会在憋什么大招。

  思考了良久小凤觉得还是双管齐下比较好,一方面拖延战术是必须要实行的,无论采用什么样的解决方式,创造时间和空间都是必备条件,另一方面则是要去主动接触一下几个对艺人要求比较低的学校,看看能不能让泰妍入学。

  目前的形势还不算恶劣,只要泰妍能顺利入学,就能缓解很多,只要能入学,那拿学历就真的只是时间问题,只要把学历拿到手,质疑声再大也无所谓了。

  所要担心的就是有没有学校愿意承担这个风险,最怕的就是高不成低不就,比较好的学校不愿意冒这样的风险,差的学校愿意冒风险但是拿到的学历又缺乏说服力。

  最可气的是现在主动权已经不在泰妍这了,只能用十分被动的方式去解决问题,而且还得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去做这些,这已经不仅仅是难为泰妍了,而是把小凤一起给难为了。 咪乐|直播|官方下载苹果版 东方园林董事长何巧女重塑中国园林之母的希望何巧女对于幸福生活有着自己的理解,让中国没有污染,共筑碧水蓝天。

百度